用好奇探索以尊重解读丨对话《战至巅峰》主创

随着半决赛落幕,由杨幂带领的No Candy战队1:3负于S.Carry,无缘总决赛。即便节目一开始就凭借强大的阵容、丰富的经验被寄予厚望,即使经历了一个月的魔鬼训练,杨幂、胡夏、马頔等人仍不得不面对赛事的残酷结果,遗憾止步半决赛。《战至巅峰》就是这样一档将电子竞技的真实性一面展示给观众的节目,在腾讯视频、英雄体育VSPN、《王者荣耀》版权方天美工作室三方加持下,“电竞实训”成为了这档节目最鲜明的标签,严格的训练、紧张的赛制无一不在凸显,当《王者荣耀》不再是娱乐游戏,而以电子竞技的方式呈现,背后的残酷和压力难以想象。

目前,节目赛程已经推进到半决赛结束,经历了段位去水赛、对抗淘汰赛、战队淘汰赛、半决赛后,由30位文娱嘉宾褪去往日光鲜、化身电竞新人组成的五大战队,只余黄明昊带队的0829和敖子逸带队的S.Carry两支战队争夺最终的“冠军战队”荣耀。在7月30日本周六总决赛即将到来之际,骨朵对话了《战至巅峰》导演组成员韩金超和何淑芹,试图从节目组的视角,探讨电竞文化与综艺的连接之法。

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电子竞技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亿级规模。如此庞大的市场,自然催生出了许多游戏之外的衍生文化产品,而综艺作为一种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娱乐形式,也在电竞垂类上做出了许多尝试。

以往的电竞综艺,分类一栏通常都写着“真人秀”,譬如由艺人组建战队进行PK的《超越吧!英雄》,以及由艺人担任战队经理人的《终极高手》。而《战至巅峰》的标签是“电竞实训”综艺,参与的文娱嘉宾们被称为“电竞新人”,节目内容是通过进入各大电竞俱乐部进行训练、以营造强电竞的氛围激发出电竞新人们对于电竞本身更为饱满的热爱与激情,很显然,《战至巅峰》有着很强的体育竞技属性。

根据节目组的初心和用户真实观感,电竞本身的体育竞技属性,这种不确定性和胜负欲带给人的压力和临场感,是这档节目不同于其他电竞垂类综艺的魅力所在。

杨幂在节目中曾说,“来参加节目的30个艺人,打到现在,谁没有胜负心?”的确,只有当节目嘉宾的胜负心很强时,才会把《王者荣耀》看做是一场比赛,是一种竞技,如此,才会对电子竞技这一新兴的体育竞技项目保有足够的尊重与敬畏心。

《战至巅峰》的导演组认为,“想赢”是电竞新人们“敏感”的基础。“电子竞技与传统体育竞技相同,本身就对人有着强烈的‘挤压感’,我们做这档电竞实训综艺,能做的就是在节目中还原出这种体育竞技本身所带有挤压感,使得电竞新人们可以展现出在其他节目中尚未展现过的人格魅力。”而这种“挤压感”是节目嘉宾所无法提前预知的,只有临场感足够真实,嘉宾才会给出最真实的反应,进一步感染用户。

电子竞技的高压环境,的确能激发电竞新人们的潜能,但有时也会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失控”状况。节目前期,许魏洲在训练中与负责带队的南京Hero久竞主教练兼创始人久哲爆发冲突、进而登上热搜,就在节目组的意料之外。

“在那种竞赛高压,南京Hero久竞俱乐部的‘军校式’环境,以及教练久哲严谨的教学风格下,许魏洲自然会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在他急于提升技术的时候遇上想要优先调整队伍意识的久哲教练,就会产生一些战术上的分歧,只是我们当时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冲突,”何淑芹道,“磨合是成为一个战队的必要阶段,当许魏洲与教练久哲诚恳沟通后,观众就能看到其实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对比赛、对胜利都有足够的认真与重视。”

要做一档电竞实训综艺,电竞新人的心态、比赛结果、以及谁去谁留等等太多因素都不在导演组的控制范围之内,《战至巅峰》节目组能做的,只有在前期通过调研真实电竞生态、请教电竞领域专家等,制定专业的训练与赛程,尽其所能将所有赛场及训练中可能会出现的状况涵盖进去。

“光制定赛程,就花费了我们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韩金超道,“我们请教了专业电竞俱乐部、负责电竞赛事的英雄体育VSPN等专业人士,在将电子竞技日趋成熟的赛制吸收进来的基础上,尽力还原到让每个电竞新人都有发挥的空间。”

何淑芹告诉骨朵,半决赛前对黄明昊所在的0829战队至关重要的心理疏导环节,就属于节目组的“歪打正着”。

“我们谁也想不到,黄明昊这样综合实力那么强的一个选手,在节目中会遭遇这么一连串不可控的挫败,但比赛过程中面对极其不确定的竞技结果,每一个嘉宾的心理压力都很大。之所以会有心理咨询师进行赛前辅导,是因为它就存在于专业的电竞训练和专业的电竞俱乐部中,半决赛前的心理疏导都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选手的心理状态将直接影响到他在赛场上的状态与表现。”

最终,这场心理疏导成功帮助黄明昊调整好心态、与队友更加信任彼此,通过刻苦训练不断提升实力后,他带领0829战队战胜了INOT一、顺利晋级总决赛。何淑芹道:“这本身就是电子竞技的不确定性所在,所以我们不需要去制造更多的戏剧性,只需要把电子竞技本身的不确定性进行呈现就好。”

驱使节目组将“竞技”作为这档电竞综艺展示重点的,是好奇心。“首先我们会想,如果我是观众,我对电子竞技最好奇的点是什么,其次我们导演组会去玩《王者荣耀》、观看KPL比赛、会沉浸在电竞俱乐部实地工作几个月,最后尽力将大家想看的内容都在节目里展示出来。”

赛前手拉手打气的重庆QGhappy(现重庆狼队),训练赛即便赢了依旧要为上头行为当众做检讨的武汉eStarPro,早起晨跑、晚上12点收手机就寝的南京Hero久竞,从第一次训练赛就开始严格要求的成都AG超玩会……在《战至巅峰》里,观众看到了众多电竞俱乐部“不常见”的一面。何淑芹表示,这些与大家传统印象里有些出入的俱乐部训练日常,正是满足观众好奇心的养分。

“我们在调查时发现,即使是看了很多比赛的电竞粉丝,他们对战队的训练方式、选手的生活状况还是有很多好奇的点,我们在尽力展现的同时,也希望通过电竞选手的训练日常,来向观众传递出专业电竞选手与普通玩家之间巨大的区别。”

《战至巅峰》作为一档电竞实训综艺,与参训的电竞新人同样重要的,是在节目中提供训练场所、担任教练和陪练的专业电竞俱乐部及电竞选手。为了在有限的篇幅里将专业电竞选手和电竞新人这两条互相交织的故事线讲清楚,导演组将“挖掘不常见的一面”定为两条线的交点。

“对于电竞粉丝来说,可能了解选手基本就是赛场或是他们的直播,私下里是什么性格、怎么训练、怎么生活、怎么交朋友都知之甚少;而来参加节目的文娱嘉宾们虽然经常曝光在节目中,但在电竞的残酷性与高门槛的挤压下,他们呈现出的性格也是平时不常见的,所以尽量呈现他们平时看不到的一面,是我们找到兼顾两方的方法。”

除了电竞粉丝、艺人粉丝这两大观众来源,节目组期望将《战至巅峰》的观众群体扩大到所有“对《王者荣耀》有感知的泛娱乐用户”。韩金超表示,“我们要求导演组所有人都去玩这款游戏,去看比赛,去了解更专业的知识,是为了能将电竞这件事以更浅显的综艺语言呈现出来,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降低电竞这个垂类文化的门槛,让更多的人能够加入其中、乐在其中。”

随着电竞赛事逐渐普及,越来越多普通玩家都向往着能够成为一名电竞选手,但在随专业电竞俱乐部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导演组看来,玩家与选手之间,不止是技术上的差距,更多时是团队意识、抗压能力等更加“软性”的指标,而他们要付出的努力,也并非是路人局玩家们能够想象的。

“我们在成都AG超玩会采风时,发现他们有一门叫做《峡谷经济学》的课程,他们是把王者荣耀的电竞比赛当一门学问在研究的,” 何淑芹道,“我们做节目不是要给大家看电竞新人逆袭专业选手的神话,路人局玩家的技术再好,和专业选手也有着绝对差距。我们是希望通过这些文娱行业嘉宾来帮助观众带入到电竞的真实生态之中,让他们看到、意识到自己作为路人玩家,与专业电竞选手之间存在的一些视角差异。”

为了增强这种视角的代入感,用更加低门槛的综艺叙事逻辑讲好电竞故事,节目组也请到了《你是我的荣耀》剪辑顾问老师,在正片中会通过真人秀和赛事重点呈现来刻画人物和故事线,最大程度给予泛娱乐用户置身于比赛之中的临场感。同时对于电竞用户,也通过赛事全局、第一视角等衍生节目做好赛事内容补充。

“我有一个镜头印象特别深刻,就是INTO一战队与0829战队在战队赛的时候,刘彰的那次极限守家,在廉颇(刘彰的游戏角色)作为己方唯一幸存的英雄退到高地塔的时候,我们切入了一个以廉颇的视线为主视角的动画,从廉颇的背后看过去,就是对方五个人冲破二塔正向你攻来。那一刻我觉得这个人物是有呼吸的,如果只是传统的上帝视角,观众的情绪与临场感可能就不会那么强烈。”

代入观众好奇心、用综艺叙事平衡电竞赛事,这一系列想法都建立在对电竞专业性的敬畏之上。不仅是前期调研,节目制作全程都得到了天美工作室和英雄体育VSPN的专业支持,尽可能做好电竞文化与综艺的连接。

“节目播出以后,合作过的电竞俱乐部反馈都还不错,我们对电子竞技保有的这份敬意,他们感受到了。”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