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卢旺达军队就让西方刮目相看感慨是陆军第一

军队向来是一个国家的国之重器,可以说掌握了一个国家的军队,那基本上就掌握了这个国家的生死。

如此重要而又敏感的一个组织,一般国家肯定都会当做心头宝贝一般看管起来,绝对不能让外国人有染指自己国家军队的机会,对于外来势力的渗透,任何国家都是严防死守。

但在世界上,却有这么一个地方,迫不及待地希望我们中国军人进入到他们国家的军队中去,这个地方正是非洲。

阅兵式上中国线月,非洲国家卢旺达为了纪念自己国家解放25周年,举行了“国庆阅兵”,邀请了很多国家前来观礼,但是在阅兵一开始,领队的卢旺达士兵刚刚喊出口号,顿时就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因为领队的卢旺达士兵,口中喊出了赫然是一句中文:“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齐步走。”

在阅兵过程中,这些卢旺达士兵行走时口中所喊的口号,也是响亮的中:“一、二、三、四!”

在1994年,卢旺达国内的胡图族发动了一场军事政变,后来演变成了民族大清洗。

这场人间惨剧中,卢旺达死了接近100万人,经过了艰苦卓绝的战斗,胡图族的极端分子们才终于被打败了。

但是从此之后卢旺达的国运就日益衰弱,甚至在这场解放25年的大阅兵中,自己国家的军队都是没精打采的,根本拿不上台面。

为了能够向世界展现卢旺达的新风貌,卢旺达特地向我们国家发出了邀请函,邀请了6名中国士兵来帮他们训练这支阅兵部队。

因为卢旺达非常落后,教育水平也是让人无言以对,这2000多人里,竟然有超过半数都是文盲。

别说给他们描述一些高难度的动作了,就算是让他们听懂自己的意思,那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而且由于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缺乏集体观念,“遵守纪律”这件事情,对于卢旺达的士兵们来说也堪称是天方夜谭。

在这三个月的训练之中,很多卢旺达的士兵都被这6名战士给练得叫苦连天,甚至抱头痛哭,像是什么“早上必须6点起”,“起床自己整理内务”,“跑操必须跑多少公里,跑操的过程中不能东张西望,喊口号必须响亮整齐”等等。

这些事情,在过惯了懒散日子的卢旺达士兵眼里,简直都是从来没有听过的新鲜事,早上不应该睡到自然醒吗?跑操过程中为什么不能东张西望?

就这样,在经历了卢旺达士兵眼中的三个月“魔鬼特训”后,这支部队的整体风貌可以说是焕然一新。

虽然这样的军队在我们国家正规军看来,也只不过就是空有一副花架子罢了,根本上不了战场,但是在卢旺达的阅兵典礼上,撑个门面绝对是够用了。

并且我们国家的战士们,在训练他们的时候,用的也都是中文,这也就有了文章开始的那一幕,卢旺达的阅兵典礼上,响起了响亮的中国话。

其实帮助非洲国家训练士兵,这对于我们国家的军队来说,基本上是个“传统习俗”了,最早的一个国家,那就是坦桑尼亚。

在上个世纪60年代,坦桑尼亚赶走了英国的殖民者们,而我们也是对这个新成立的国家慷慨解囊,派出了工程队帮他们修建铁路。

当时的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对于工程队是举双手欢迎,但是他也给中国提出了一项“附加条件”:“能不能帮我们训练军队。”

这个条件传来,我们国家也是非常震惊,军队基本上就是一个国家的生死命门,就是一个国家的“武功”所在,自己国家的军队让其他国家的人帮忙训练,那岂不是就是把自己的武功交在了别人的手里了,自己武功中的弱点何在,岂不是也都对其他国家放开了吗?

不说那些外来侵略者们,就是他们坦桑尼亚本国的人民们,都会来给铁路捣乱,今天偷个钢轨,明天卸个螺丝,自己的这条铁路,只怕没两天就要被拆得七零八落。

但是坦桑尼亚方面却是不好意思地一笑:“我们国家的军队,打不过这些乱民们。”

但无论怎么说,我们国家自然是不肯放过这个机会的,于是便派出了我们中国,挑选了几名精炼的战士们,让他们到非洲当坦桑尼亚的总教练。

但是我们中国战士一上手就发现,这些坦桑尼亚的士兵们,简直就让人难以理解,平时抢物资的时候,那是手快脚快,吃饭的时候更是“耳聪目明”。

但在训练场地上,却是一个个儿的眼神呆滞、头歪嘴斜,松松垮垮、站没站相,一个个的简直就像得了小儿麻痹。

以至于到了后来,我们中国的将士们先给他们定下了一套规则,却不是遵从号令,也不是什么立正稍息,而是“看到坦克要躲着走,不要用自己的身体去撞坦克”、“看到炮弹朝自己飞过来了,要知道趴下或逃跑,不要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

这种近乎于人类本能的事情,坦桑尼亚的军队们居然都要我们国中国去教。

还真别说,坦桑尼亚的这群黑哥哥们虽然笨,但在我们国家战士们的下,手脚也算麻利,渐渐

一开始,坦桑尼亚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丢城失地,但随着我们中国军事顾问的到来,坦桑尼亚这些接受过中国训练的士兵,很快被组织起来。

经过一番征战,不仅“光复国土”,甚至一路高歌猛进,攻进了乌干达境内,到了最后,把阿明打得找不着北。

乌干达总统阿明这个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战争狂人,曾经被人称为“非洲最残忍的野兽”,但是这次,这只“残忍的野兽”,却遇到了“世界上最出色的猎人…训练出来的弟子”。

阿明这个人敢提出来这样的要求,因为他是一个“武林高手”,曾经连续10年都是乌干达全国拳击大赛的冠军,但是现在的这种情况,他怎么会提出来以两个人的决斗,来决定两个国家的命运呢?

这个想法的确让人百思不得其解,难道阿明这个总统的位置,就是他一路打擂台打上来的吗?

阿明的思维不能用正常人的视角来理解,但尼雷尔却是一个正常人,明明在战场上群殴能打赢的事,我凭什么要去跟你单挑?于是直接没有理会阿明的挑战书,继续进攻乌干达。

在当时,卡扎菲还正在做着一统非洲的美梦,自己麾下的利比亚部队,也都是清一色的苏军装备,看到了乌干达的求救,卡扎菲也是大手一挥:“非洲的事儿我管定了,我的地盘不能让中国人来插手。”

于是卡扎菲也派出部队,和坦桑尼亚的军队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战斗,但是战斗了还没两天,利比亚部队便开始溃败。

上战场,看了一会情况之后,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坦桑尼亚的军队战斗力如此强悍,进攻有度,退守有方,这等组织能力在非洲绝对找不出来第二家,本以为自己已经非洲无敌了,结果竟然碰上了如此勇猛的对手。

结果自然不用说,利比亚的部队被坦桑尼亚军队打得一溃千里,乌干达见援兵败逃,也是心无斗志,到了最后连自家的首都被坦桑尼亚纳入囊中了。

很多非洲国家,不远万里将自己国家的军人送到了中国军校学习,而这些在中国军校毕业的非洲军人,在回国之后立刻成为了国家栋梁,甚至他们之中还诞生过三位总统,那就是刚果(金)总统卡比拉、厄立特里亚总统伊萨亚斯、总统努乔马。

所以我们国家对其他落后国家的求援,往往会点头答应,并且教这些非洲军队,也是毫无保留地教授他们,绝对没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想法。

随着我们国家实力的增强,我们承担的国际责任也越来越多,我们绝对不会去推却这些责任,要知道在我们的城楼上,挂着的正是“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