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好牌打的稀烂依靠“外援”却难逃失败结局奇葩的乌坦战争!

二战之后,欧洲、亚洲和中东成为冷战热点,上述地区战火不断,先后爆发了几场战争,如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中东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两伊战争等。而非洲相对于欧亚来说,总体比较平静,战争没有那么频繁,主要都是小规模的内战。

但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东非爆发一场战争,虽然持续时间不长,但规模却很大,介入的国家也很多,影响深远。这场战争,就是乌干达和坦桑尼亚战争。

它持续不过半年,但却直接导致乌干达阿明政权垮台,一个国家推翻了另一个国家的政府。

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是国家或政治集团之间为了一定的政治、经济等目的,使用武装力量进行的大规模激烈交战的军事斗争,是解决国家、政治集团、阶级、民族、宗教之间矛盾冲突的最高形式。

坦乌战争也是如此,它是乌干达政府为了转移国内矛盾而发动的,也是坦乌两国矛盾激化的结果。

1971年之前,乌干达和坦桑尼亚是友好邻邦,两国总统私交甚笃,两国亲如一家。

早在1967年,乌坦关系就进入蜜月期,两国和肯尼亚开展合作,共同组建了东非共同市场。

但是在1971年,两国关系却风云突变,成为不共戴天的仇敌,矛盾起因是一场政变。

1971年,乌干达总统奥博特访问新加坡期间,他的铁杆亲信阿明趁机发动了军事政变,自任总统。阿明跟奥博特亲如兄弟,两人一起走私黄金和象牙,一起发动政变推翻国王弗雷蒂夺取政权权。奥博特正是靠着阿明的支持,才当上了总统。

但是奥博特上台后,担心阿明尾大不掉,就以走私武器为名对其进行调查,企图剥夺他的兵权。阿明看出了奥博特的用心,就下手为强,趁着奥博特出国访问的时候,发动政变夺取了全国政权。

正无家可归的时候,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出手相助,邀请他去避难。尼雷尔还公开发表谈话,谴责阿明以下犯上是白眼狼。如此一来,阿明怒不可遏,对尼雷尔反唇相讥,两人从此结怨,两国关系也进入低谷。

尽管如此,两国的争斗还仅仅停留住口水战层面,没有到剑拔弩张的地步。直到坦桑尼亚开始大批接纳成千上万名乌干达叛国者,两国关系才日趋紧张,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

乌干达为什么有那么多叛国者?是因为阿明逼出来的。伊迪·阿明出身贫寒,看起来非常亲民,充满个人魅力;不过阿明同时也是个刚愎自用、残忍血腥的独裁者。

世界上所有的独裁者,都迷恋权力,一旦得到就永不放手。为了达到永远统治乌干达的目的,他在1975年修改宪法,把自己定为终身总统。

由于阿明是通过暴力推翻上司上台的,他深知枪杆子的重要,也担心下属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他。因此,他上台后就在全国制造敌人,对那些曾经为他出生入死,对他忠心耿耿的战友们开始疯狂迫害。

被他赶下台的前领导人奥博特属于冷吉族人,阿明担心冷吉族人复仇,就开始大清洗,对军队中的冷吉族人大开杀戒。

常言道,杀人不过头点地;阿明要仅仅是杀人也就罢了,问题是他的手段十分残忍。

比如一名冷吉族的参谋被杀后,阿明觉得这样还不解恨,他余怒未消,将此人的脑袋制作成标本,放在桌子上向人展示。后来阿明干脆对普通的冷吉族也痛下杀手,开始大规模杀害。

为了节省子弹,他干脆下令将那些人绑住手脚扔到维多利亚湖里喂鳄鱼,鳄鱼一下子吃不掉,许多尸体漂在湖上发出恶臭。

据不完全统计,阿明在任期间,被他屠杀的平民和反对派人数达到30万。这是个什么概念,当时乌干达全国人口不到3000万,每一百个人中至少就有一个人被杀。

不光如此,阿明还将乌干达的工商业精英——亚裔赶出乌干达,没收他们的财产。

他这样做的理由非常荒谬:自己做了一个梦,上帝在梦里告诉他,这些亚洲人都是剥削者,要将其赶走。

阿明一声令下,7万多名亚洲人卷铺盖走人。在对外关系上,阿明咄咄逼人,狂妄到极点。1975年,在联合国大会上,他号召灭绝以色列民族,将以色列国从地图上抹去。

由于阿明的一系列作作死操作,乌干达经济每况愈下,百业凋敝 、物价暴涨、民不聊生。

阿明统治时期,乌干达的GDP只有不到一百美元,这个拥有丰富矿产资源的国家,成为世界上最穷的国家。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乌干达各界人民奋起反抗,决心推翻阿明的血腥统治,起义此起彼伏。

阿明当然不肯退出历史舞台,要残酷,消灭各界尤其是军队在的潜在敌人。1978年5月,阿明将矛头对准自己的亲信、副总统穆斯特发·阿德里斯,制造一场车祸,使其双腿瘫痪。

这一举动遭到阿德里斯支持者的严重不满,国内矛盾终于像火山一样大爆发。从9月份开始,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反阿明骚乱。阿明非常恐慌,立即下令军队进行。在中,乌干达军队还越境到坦桑尼亚边境打击反对人士。对此,坦桑尼亚军队自然不会等闲视之,肯定要进行还击,两国军队因此发生交火。

其实早在六年前,两国就已经结怨。1972年,阿明大批驱逐亚裔人士,造成国内局势混乱;奥博特在尼雷尔的帮助下,趁此机会指挥1,500名支持者从坦桑尼亚北部进攻乌干达,试图推翻阿明,但最终失败。

阿明因此迁怒于尼雷尔,杀掉24名坦籍青年以报复。自此,两国交恶,埋下仇恨种子。

10月初,乌干达又发生了一起针对阿明的暗杀,将阿明心中的仇恨点燃。当时阿明在坎帕拉的寓所遭到武装分子袭击,处境危险。

这时候,一架直升机及时出现让阿明登机,他才逃过一劫。阿明认为这次事件的幕后主使是尼雷尔,便决定对坦桑尼亚实施报复。

10月30日,阿明正式对坦桑尼亚宣战。他声称这样做是自卫反击,因为乌干达首先受到攻击,坦桑尼亚上千辆坦克入侵了乌干达。

坦桑尼亚对突如其来的战争没有防备,因此非常被动。乌干达军队一路南下,势如破竹,只用了几天时间,乌军就占领了坦桑尼亚的卡盖拉区。

卡盖拉区是坦桑尼亚的26行政区之一,面积4万公里。乌军的首战告捷,让阿明忘乎所以,他宣布乌干达已取得伟大的历史性胜利。

11月4日,他口出狂言,要单挑坦桑尼亚总统朱利叶斯·尼雷尔,在擂台上决一雌雄。阿明狂妄地说,愿意在比赛时反绑一手,还在双腿加上铅块,以单手迎战尼雷尔;如果对方获胜,将从卡盖拉区撤出全部乌军。

阿明如此对待一国领导人,属于明显的羞辱,尼雷尔总统被彻底激怒,誓言要进行报复,教训阿明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其实,两国国力悬殊,乌干达根本不是坦桑尼亚的对手。

乌干达领土只有24万平方公里,坦桑尼亚领土为94万。乌干达人口只有3千万,后者的人口是5千万。乌干达由于阿明的高压统治,矛盾重重,经济一团糟,财政紧张。

尼雷尔从1958年就开始成为坦桑尼亚领导人,苦心经营三十年,国内局势稳定。经济上则由于中国二十多年的无私援助,繁荣昌盛。外交上阿明四处树敌,乌干达非常孤立。

而且这时候乌干达参谋总长带着他的一个装甲团投靠坦桑尼亚,中国在坦桑尼亚的军事顾问对这支部队进行了整编和训练,为他们配属了新式坦克。

因此,尼雷尔胸有成竹,决心狠狠教训阿明,一举推翻其政权。尼雷尔立即进行全国总动员,只用了数周时间,就动员了10万军队。11月底,乌干达军队遭遇挫折,攻势停了下来。12月,乌军被坦军打得落花流水,被赶出坦桑尼亚。

坦军并不罢休,开始了推翻阿明政权的军事行动。尼雷尔将28个乌干达反阿明组织的领导人召集起来,组成反阿明联盟——乌干达全国解放阵线。

其下属的军事人员也同时组织起来,统一指挥、统一行动, 目标只有一个——推翻阿明独裁政权。

1979年1月,10,000多名坦军和2万名武装在59式坦克和歼-6、歼-7B战斗机支援下,进入乌干达境内,反攻战正式打响。

坦军和军同心协力、众志成城、斗志昂扬、势如破竹,乌军则一盘散沙、军心涣散,毫无斗志、一触即溃、兵败如山。1979年3月,坦桑尼亚军队已经开始逼近乌干达首都坎帕拉,阿明政权岌岌可危。

这时候,阿明恐惧了,他的军队已经失去斗志,政权眼看就要灭亡。紧急关头,他想起了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卡扎菲也出身卑微,也是通过政变上台的,也喜欢高压统治,甚至杀人方法两人都如出一辙。

因此两人惺惺相惜,建立起深厚的友谊。于是,阿明就向卡扎菲发出了求救。卡扎菲接到求救毫不犹豫就派出2,500名精兵。

当时利比亚和苏联关系很亲密,利比亚军队清一色的苏制武器,作战人员也是苏联顾问一手出来的,战斗力不难想象。

不久之后,装备了T-54和T-55型坦克、BTR步兵战车、BM-21型喀秋莎火箭炮、大炮、米格-21战斗机、Tu-22战略轰炸机等武器的利比亚援军赶到了。但是阿明的倒行逆施早已失去人心,乌干达军心涣散,利比亚军队作战再勇敢也无力回天。

乌军在联军的凌厉攻势下抱头鼠窜,更有甚者很多官兵直接倒戈,加入联军。联军在坦军两个坦克旅的掩护下,向利比亚军发动反击,大获全胜。乌干达政府军分崩离析,失败已成定局。

3月下旬日,大势已去的阿明携同四个妻子、数名情妇、以及二十多名子女流亡到利比亚,开始其流亡生活,4月10日,坦桑尼亚联军攻占坎帕拉,乌坦战争最终以坦桑尼亚的胜利宣告结束。

战争结束后,坦桑尼亚军队继续驻留在乌干达,一直到乌干达组织民主选举,被阿明推翻的米尔顿·奥博特重新上台为止。

阿明如果不发动这场战争,他的政权还不会灭亡那么快。他的下场正应了那句话,上帝要其灭亡,必先使其猖狂。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