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赞铁路:中国明明没钱为什么还硬着头皮帮?周总理的话一针见血

时间过去这么多年,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依然有很多人不理解,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明明没钱,为什么还是硬着头皮帮助非洲?

自己国家的铁路都没修完,人民过着紧衣缩食的日子,却耗资数十亿,帮万里之外的坦桑尼亚,修筑了坦赞铁路。

以至于网络上一直流传着各种奇怪的言论,如“中国无偿捐助非洲”,“自己人民都没吃饱,就给外国人送钱”等等。

可中国政府真的傻吗?有那么多顶尖人物,为国家的发展出谋划策,怎么可能傻!可中国为什么要这么做?今天咱们就来讲讲。

1964年12月29日,我国驻坦桑尼亚大使何英,接待了一位特殊的客人。这人是坦桑尼亚第二副总统卡瓦瓦,一见到何英,卡瓦瓦就表明来意,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想要访问中国,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尽快安排。

何英得知这一重要消息,立刻传回国内。一个多星期后,他带着领导人的指示,约见了尼雷尔总统,对他访华一事表示热烈欢迎,并转达了领导人的热情。

之后,何英安排好大使馆的事情,便先行回国了。作为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他要提前回国,为尼雷尔一行的访华活动做些准备。这个时候的何英,对尼雷尔的来意不甚清楚,心中万般猜测,却都落不到实处。

在非洲的这些年,何英认识了不少坦桑尼亚政府里的高官,商业合作部部长巴布,自然也在其中。而且巴布对中国很有好感,与何英的接触比较多,两人相对熟悉些。

为了尼雷尔访华顺利,巴布率领贸易代表团提前到达中国。1965年2月10日,两人在北京会面。经过一番简单的寒暄,何英问起了尼雷尔总统的来意。

对于这个问题,巴布早有准备,他看着何英说:“总统非常希望修建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可能会要求中国帮忙修建。”说完这句话,巴布依旧直视着何英,希望从何英的表情里看出点什么。

中、坦两国相隔万里,修筑铁路这样的大事,尼雷尔怎么会想到中国?何英对此感到疑惑,便问了起来。

巴布简单讲解了来龙去脉,原来在去年的时候,坦桑尼亚联合赞比亚政府,一起向世界银行提出援建坦赞铁路的请求,但是遭到了拒绝。之后卡瓦瓦访问苏联的时候,向苏联提出了帮助修建坦赞铁路一事,同样遭到拒绝。

接连被拒绝,尼雷尔很是失望。但坦赞铁路的修建意义重大,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因此尼雷尔想到了向中国求助。

巴布讲完这些之后,突然放低声音,悄声对何英说:“在遭到世界银行和苏联政府的拒绝后,我想尼雷尔总统绝不会再去品尝当面遭人拒绝的滋味,他向中国政府提出援建的方式,肯定是婉转的……”

对此何英也深表理解,点点头,告诉巴布,中国政府至少会体谅总统的难处。一听这话,巴布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他们受够了西方国家的傲慢,难得中国政府能够理解坦桑尼亚的难处。

于是恳请何英,如果尼雷尔总统提出了援建要求,希望中国领导人不要立刻拒绝,态度委婉一些。还告诉何英:“总统的心再也经不起羞辱了。”听到何英的答复,巴布一个劲地说着“谢谢,谢谢。”

弄清了尼雷尔的来意,何英立刻打了个书面报告呈给上面。作为“非洲活档案”,何英的报告极为详细,从各个方面讲述了坦赞铁路的情况。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海港公司、东非铁路对非洲各国进行过勘察,并出具了方案,认为可以修一条连接东、中、南非的铁路。

英国知名企业——亚历山大﹒吉布合股公司 ,也认为修这么一条铁路不错,但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发展沿线地区。而世界银行和西方国家认为,没有必要修这条铁路,投资与回报不成正比,是个“亏本生意”。

尼雷尔发誓必须修成这条铁路,也是有客观原因的。当时,坦桑尼亚和赞比亚刚刚独立,它们迫切地需要发展经济。只有经济发展上来了,才能继续支持国内政治独立。中国有句话说得好,要想富,先修路,尼雷尔显然很明白这个道理。

坦桑尼亚与赞比亚相继独立,两国抱团取暖。然赞比亚作为一个内陆国家,想要发展经济,难度可想而知。再加上南非的种族主义政权的封锁,哪怕赞比亚是当时世界第三大铜矿产地,依旧受到制约,导致铜矿贸易大大受限。

两国领导人达成了共识,问题却也摆在了眼前,他们急需一条完整的铁路用来运输铜矿。可两个刚宣布独立、贫穷落后的国家,要技术没技术,要资金没资金,怎么可能凭自己的能力修铁路?于是便有了先前尼雷尔四处碰壁的事。

何英的这份报告,很快被送到了周总理手中。周总理明白大体情况之后,便找来何英,询问他的意见。何英对此非常赞同,身在非洲多年,他对这些饱受压迫的国家深表同情。还说了尼雷尔的强烈意愿。

赞比亚作为内陆国家,是没有出海口的。之前没独立的时候,修了三条以供出海的铁路。然而独立后,这三条铁路相继被封锁,只剩下通往坦桑尼亚的道路。

作为先后独立的两个国家,彼此抱团取暖是肯定的,因此坦桑尼亚愿意赞比亚借道。然而这却是一条土路,道路崎岖就算了,一到雨季根本就不能通行。受此影响,铜矿销量一直上不去。赞比亚总统卡翁达也很想修这条铁路,可是资金、技术皆无,只能暂时搁浅。

最后,何英再次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修建坦赞铁路,是这两国的迫切愿望。从战略高度来看,很有必要援建。

何英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那个时候,我国与苏联的关系几近破裂,与美国的情况,更是妇孺皆知。

一个发展中国家,一连“得罪”两个超级大国,既反美又反苏,国际关系的紧张形势,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一般国家自然不敢与我国建交,为了打破外交孤立,我国将目光转向了亚非拉地区。

因此对于尼雷尔的来访,自然十分重视。然而修铁路事关重大,周总理又找来方毅,询问他的意见。方毅时任对外经委主任,主管援外工作,曾帮越南修过铁路。一听坦赞铁路大概1860公里,当即估算起造价。

按照国内的建造费用,坦赞铁路修成至少得十几个亿。这还不包括设备问题,如果设备也要自带的话,花费更多。

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帮别国修铁路,方毅是不赞同的,他怕国力吃不住。这么多的资金,还不如拿去援建一些小项目,能帮助的非洲国家会更多。

对于方毅话中的难处,周总理表示认同,但也说道,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确实有困难。但如果不是一下子,而是分为几年呢?随着国家的发展,再过个,相信这笔钱就不算什么了。

看方毅皱着眉头,周总理继续劝说,这条铁路对坦赞两国来说,不仅是经济上的意义,还有军事和政治上的意义。他们周围的国家还没有独立,如果一直被这么困着,这两个国家也不会迎来真正的独立。因此,坦赞铁路一定要修,只要能修成,谁来修都可以。

听了周总理的话,方毅内心触动很大:“我们出面修的话,可能对世界震动很大。”

周总理赞同这个说法,并完全考虑清楚了。中国的出面,势必会引起西方国家的恐慌,到时候他们可能会跳出来抢着干。这样中国就送给了坦桑尼亚和赞比亚一张王牌,如果西方国家提过分要求,尼雷尔他们就能亮出中国这张王牌。

当然作为王牌的中国,必须得名副其实。一旦西方国家放弃了,中国就要接下这个摊子。所以目前的关键问题是,中国得同意援建坦赞铁路,一切都要落到实处。

说完这些,周总理又重重地叹了口气:“我们还需要别人的帮助,而需要帮助的人,却要解囊相助别人,这不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为朋友两肋插刀’嘛!”

又说了坦桑尼亚与中国,就好比两个穷人。穷人帮穷人,不会有什么企图,而被帮助者则会受惠不忘。至于方毅说的援建一个大项目,不如援建更多小项目,周总理也持不同意见。坦赞铁路一旦修成,所产生的影响是不可想象的,再多小项目的影响力,也比不了这个。

最后,周总理表示:“我们援助了他们,也就是援助了我们自己。”听了周总理一席话,方毅恍然大悟:“总理,不管有什么困难,我们也要帮助修建坦赞铁路。”

很快到了尼雷尔访华的时间,两国元首经过一番交涉,对修建坦赞铁路一事达成共识。毛主席表示:“我们宁可现在不修铁路,也要先帮你们修筑这条铁路。”

周总理更是给尼雷尔吃了一颗定心丸:“西方国家能修,中国乐见其成;西方不修,中国一定修;西方中途停修,中国接着修。”带着中国的承诺,尼雷尔一行圆满完成这次访华任务。

中坦两国达成共识之后,美国跑出来捣乱了。先是造谣中国铁路修筑技术不过关,又承诺,只要坦桑尼亚与中国断交,就可以帮其修铁路。

作为一个见多识广的政客,尼雷尔早已领教过美国的虚伪,再加上感受了中国的真情实意,自然不愿让中国处境难堪,于是断然拒绝了美国。

然而对于任何国家来说,在坦桑尼亚修铁路,都不是一件容易事。坦桑尼亚境内,既坐落着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又被东非大峡谷贯穿。这样的地貌,修建铁路的难度可想而知。

从1965年起,我国中铁二院就派出勘察设计团队,开始在坦赞两国勘测地形。仅是这项工作就历时四年,直到1969年12月才完成详实的踏勘报告。而中铁三院则从1968年起,就承担起全线的勘测设计及配合施工工作。

1970年10月,坦赞铁路正式施工。由于坦桑尼亚缺乏与铁路相关的技术工种,因此我国派出了5万余名铁路建设者,帮助完成坦赞铁路。从中铁一局到中铁五局,还有中铁建工集团和中铁电化局,他们来自五湖四海,职务、口音各不相同,却为了一个共同的理想,来到万里之遥的非洲。

背井离乡都是小问题,最为艰难的还是非洲的环境,稍不留神,可能就是生命的代价。众所周知,非洲属于热带雨林气候,闷热潮湿,蚊虫肆虐程度远远超出我国。可能小小的一只昆虫,都会要了人的性命。

1968年5月,我国一名勘探人员在勘测过程中,不小心被毒蜂发现。这些毒蜂完全不怕人,一哄而上,追着勘测员蛰。剧烈的毒性深入体内,勘测员不幸身亡。这种意外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但却严重威胁了我国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

除此之外,坦桑尼亚还充斥着流行病。哪怕到了今天,非洲依旧疟疾横行,更别提几十年前了,情况只会更严重。有流行病也就罢了,这里还缺医少药,哪怕只是个小小的感冒,也没有足够的药品。很多时候,我国的这些工作人员只能自己熬过去。

但有些时候靠自己熬是不行的,很多人在施工期间受伤。由于环境恶劣,护理不到位,发生伤口感染。放到国内,可能一支抗生素就解决了,但在非洲,却是一件极为严重的事。这里医药匮乏,治疗手段跟不上,感染严重的话,只能截肢保命。

而且坦桑尼亚的工业程度,几近于无,几乎所有的设备都要我国自带。但由于技术等问题,我国无法将大型工具运过去。在这种情况下,除了人海战术,别无他法。高峰期时,施工队甚至达到了两三万人。

更别提饮食方面了,国内外饮食差异大,吃好是别想。可以说,在非洲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远远不如国内。然而这些人,还是带着祖国的使命,来帮助处境更加艰难的坦桑尼亚人民。哪怕面临生命的威胁,他们也丝毫不退,一定要修好坦赞铁路。

1975年6月7日,坦赞铁路全线个。它穿过高山、峡谷、急流和原始森林,许多路段荒无人烟,野兽成群。有的路线地基土质为淤泥、流沙,施工异常困难。

从1965年开始勘测,到1975年通车,这条全长1800多公里的铁路,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我国先后派遣工程技术人员近5.6万,投入物资机械等83万吨,提供无息贷款9.88亿元。在整个修建过程中,有69位援建人员长眠于此。

在坦桑尼亚和赞比亚人民眼里,民族独立使他们实现了“政治自由”,而坦赞铁路的成功建成,则使他们“经济自由”。有了这条铁路,赞比亚境内丰富的铜矿可以外运,而坦桑尼亚矿产资源也可以直达港口。经济落后的两个国家,因为这条运输线,有了经济支柱。

1997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洪涝在坦桑尼亚境内肆虐,德国人修的中央铁路,在洪水的冲刷下,不知被冲到哪里去了。反观中国人负责的路段,任凭洪水滔滔,它自岿然不动。就如中国与非洲的友谊,任凭那些人上蹿下跳,依旧坚如磐石。

除了坦赞铁路,我国对坦桑尼亚还有其他方面的援助。如,帮他们训练出一支军队,这支军队素有“非洲”的美称,还帮他们赶走了邻国乌干达的入侵。这样的无偿援助,还有很多很多。

2013年,中国和坦桑尼亚签署协议,中国提供技术支持,联合阿曼国家储备基金,共同承建坦桑尼亚的巴加莫约港口项目。这个项目预计耗资100亿美元,建成之后中国享有该港口99年租赁权。

对中国有好处的事,西方一些国家都要阻止。于是就有媒体炒作,称99年租期是债务陷阱。

然实际上呢?这在国际上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不管是澳大利亚、印度,还是加拿大,都有港口以99年的租期租给其他国家,这件事符合国际惯例。

协议达成之后,中国有近600家企业加入进来,陆续投资约60亿美元。就在这个时候,英国和日本出动了。

先是英国,向坦桑尼亚承诺愿意出资修复旧港口。再是日本,向坦桑尼亚提出,只要中断和中国的合作,他们就可以帮忙修建坦桑尼亚与乌干达交界的跨境大桥项目。

一看自己热度这么高,坦桑尼亚政府开始飘飘然。自觉地理位置优越,便以此向中国漫天要价,要求再追加100亿美金,并把租期降到33年。这一看就是脑袋发昏了,对于这种无理要求,中国断然拒绝。

此后,坦桑尼亚开始以各种借口,给港口建设找麻烦。到2019年,坦桑尼亚总统马古富力,更是单方面撕毁合约。导致中国之前投资的60多亿美元,全都打了水漂,中坦关系一度降至冰点。

遇到这种事,任是谁也气不过。不过此时的中国,从多方面考虑之后,放弃与坦桑尼亚政府计较,转头投资地理位置更加优越的吉布提。在这里,中国继续进行港口建设,并建起了中国人民保障基地,为中国在周边的贸易保驾护航。

中国不与坦桑尼亚计较,不仅是因为大国胸怀,也是因为知道对方会两头空。要知道那些西方国家,向来喜欢忽悠人。承诺在坦桑尼亚投资,就是为了给中国添堵。一旦中国撤走,他们就算完成了任务,怎么会真心投资?

事实就是如此,中国离开之后,英国和日本也卸下伪装,找各种理由敷衍古富力政府。看到这种情况,估计古富力肠子都悔青了。

2021年3月,马古富力去世,哈桑上台。有着前车之鉴,哈桑学聪明了,一上台就主动向中国示好。对于这样一个反复无常的国家,我国不急着表态,对于港口项目是否重启,要先摸清对方的态度再说。

或许有人觉得中国这种行为太懦弱,直接拒绝让坦桑尼亚悔恨终身,岂不是大快人心!但这么做只能带来一时爽快,要知道过去的几十年里,我国在坦桑尼亚有着大量投资。一旦拒绝对方,这些投资也就付诸东流了。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我国秉承大国责任,一直无偿援助非洲。向非洲国家提供各种技术援助,投资建学校,培育科技人才,以“授人以渔”的方式帮助非洲国家发展。到如今,不仅收获了非洲兄弟国家的友谊,还获得了巨大的收益,可谓双赢。

直到1971年,中国赢得76个国家的赞成,成功恢复在联合国的五常地位。这些赞成票,主要来自亚非拉地区。而这只是政治方面的收获,经济上的获益同样不小。就说坦赞铁路,建成以后也方便了我们国家使用,从非洲国家买矿,都有用到这条铁路。

只能说,我国领导人果然高瞻远瞩。有些行为在普通人看来,可能难以理解,但在时间的考验下,智慧之处越发凸显。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