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伯特政府处死罗莎•卢森堡和李卜克内西的决策和执行过程是怎样的?

其实艾伯特和他的人民委员会根本没有就处死这两个人做过什么决策。仅仅是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同时也不择手段恢复秩序。在做这样的决策以前1918年的平安夜在柏林发生了平安夜之战。社民党指挥的柏林卫戍部队和支持布尔什维克式革命的人民海军师发生了冲突。社民党的奥托-韦尔斯要求解散人民海军师,结果在12月23日被海军师逮捕。艾伯特没有跟独立社民党的委员讨论就向军队要求支援。而军队也就断然支援了,结果可耻的被打退了。

平安夜之战以后独立社会的代表退出人民代表委员会。而社民党的普鲁士总理则撤掉了独立社民党的柏林警察总监。于是独立社民党号召举行反对艾伯特的全面散步。

到1月初艾伯特的处境已经很像克伦斯基,军队跟他只有暂时的联盟,德共虽然人数少但是意识很坚定,而且他的人民代表委员会因为uspd的退出已经没有足够的合法性了。这时候只要有一次成功的武装政变,艾伯特和他的追随者就都完了。

所以艾伯特只能同样采取极端手段。在uspd退出人民代表委员会以后,一个铁腕人物接管了陆海军指挥权这个人就是剃刀诺斯克。诺斯克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不择手段恢复柏林的秩序。不择手段就是不仅仅与旧军队合作也跟更加反动的准军事组织合作。其中的代表就是自由军团。其结果就是1月11日的柏林巷战。

柏林巷战结束之后,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在1月15日被捕,当天分别被杀。换而言之这两个人的命运在社民党决心和极右翼合作的时候已经决定了,他们肯定得死。但导致社民党倒向极右翼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1月的柏林巷战实际上是十月革命的另一种可能。卢森堡和李卜克内西也准备效法俄国阻止第二年一月的议会选举,搞苏维埃专政,而如果临时政府得到了足够的武装力量支持他们也会用一样的手段对付布尔什维克。

实际上慕尼黑的巴伐利亚苏维埃也可以看作是十月革命的右翼胜利版本。极左的苏维埃在巴伐利亚选举里失败,于是干脆推翻了议会组成的内阁,建立巴伐利亚苏维埃。而内阁退往班贝格的时候还试图妥协至少是尽可能不与极右翼合作的情况下解决问题。但是4月忠于内阁的军队被苏维埃击败,让社民党只能和巴伐利亚右翼极右翼合作,了巴伐利亚苏维埃。

1917年的俄国革命和1918年的德意志革命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首先按照马克思主义的教条这两个地方都没有革命的经济条件,第二在精神上它都是倍受饥饿和寒冷的后方,在原本的胜利在望的欢乐情绪突然被军事失败取代之后社会秩序失控的产物。都有强大的军队和保守势力,一个脆弱的民主派和社民党的联盟,这个联盟同时被极左和极右仇恨。而且都没有建立在足够的合法性基础上的政府。极左和极右翼都有武装力量。

只不过俄国是极左翼赢了,德意志是极右翼赢了。在这种社会本身崩溃的情况下,革命者身负建立民主制度和恢复社会秩序这两个其实互相矛盾的使命,同时俄国临时政府还想保卫祖国打赢世界大战那就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与这些任务相比他们手里的力量实在太小,而他们又不愿意采取极端手段。其结果就是宣布了他们的灭亡。

社民党和极右翼合作的结果是他们自己也成为纳粹的牺牲品。而临时政府在面对科尔尼洛夫将军的要求的时候跟左翼合作,给赤卫队分发武器,结果就是自己被一声炮响。当社会自身瓦解崩溃的时候,无论是还是,只要是温和派就必然是失败者。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