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成都谢菲联冲超路:赤贫敢死队的悲壮生还

记者吴策力报道 9月25日是农历八月十八。很多成都人提前定下办喜事的日子,但想不到这个周六是中秋假期后的上班第一天。生活充满了各种不期而遇,而上赛季被勒令降级的成都谢菲联就在这天重回中超。

谢菲联3比1击败八喜的比赛结束时,千里之外的湖北队比赛还有10分钟才结束。按理说,期待了一年、辛苦了一年的成足应该对那场比赛结果很关注才对,但球队却像参加完了一场普通联赛一样,赛后与对手礼貌握手、到看台前向球迷致谢,随后就返回了休息室,没有任何庆祝举动。

赛后发布会也因陋就简,球队休息室外的大厅临时搭了块牌子,放上一张桌子和几条板凳就算是新闻发布会大厅了。客队的主教练甚至没有参加发布会,只有成足的主教练王宝山来了,但他也只点评了两句比赛,发布会就草草结束。

湖北队的比赛10分钟后以1比1结束,这意味着成足提前3轮冲超成功。体育场已经空空荡荡,在返回基地的大巴上,球员们才得知这个消息。大巴车沸腾了。

只有了解这支球队这一年困境的人,才知道他们创造了怎样的奇迹。谢菲联冲超总共只用1000万元就冲超成功,这个数字仅相当于本赛季广州恒大首场比赛的花销。

赛季初,当谢菲联在主场迎来李章洙的广州恒大时,场面上的表现让客队记者很是汗颜。广州恒大队几乎只有招架之功,整场比赛谢菲联主导攻势,要不是约翰森浪费多次机会,比分绝对不是0比0。双方球员的身体状态截然相反,主队显得精神抖擞体能充沛,客队身体相对比较“软”。

两支球队都是去年足坛扫黑中落马的球队,虽然都被判降级,但新赛季境遇不同。恒大接手广州足球后,其投入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彻底割裂了和广药的关系,这支球队也得以获得“新生”。而许宏涛和尤可为出事后,谢菲联面对的舆论环境不利,尤其是上个赛季最后阶段主场输给重庆和深圳的比赛,让苦心经营的球市也崩溃了。2009赛季结束后,这支球队没有新的注资行为,有人甚至好奇,他们靠什么保持严格的训练?

事实上,即便许洪涛不出事,球队不降级,本赛季俱乐部的经营也是问题。2005年年底入主成足后,凯文控股的英国思嘉伯集团2006年又注册成立了谢菲联置业(成都)有限公司。“只要一年能赚三四千万,养活一家足球俱乐部一点问题都没有。”许宏涛当时雄心勃勃。正是有了这样的信心,在房地产公司尚未创造利润的情况下,成都谢菲联就开始在双流买地,建设以足球为主题的公园和训练基地。2006年11月,谢菲联置业以1.5亿元的高价,拍下了成都市区最好地段一块面积接近3万平方米的地。但买下地准备开发没多久,美国出现次贷危机,英国总部及时调整战略,迅速转让出这块土地的大部分股权。可是,许宏涛却将这笔收入投入到成都谢菲联足球公园的修建项目上。这个项目和俱乐部的花销,让许宏涛面临巨大资金压力。他曾说,“当初来的时候我把这些都想得太美好,认为自己挣钱养俱乐部是很容易的事情,但现在的情况与当初设想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再加上中国足球现在的低迷环境,我们真是没有赶上好时机。”

这样的光景在许洪涛被刑拘后变得更加糟糕,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本赛季开始前,谢菲联召开了内部会议,对赛季前景,大家心知肚明。“如果冲超不成功,大家都等着完蛋。”而唯一的出路在于重新打上中超,这样球队不但会获得更好的经营环境,球员也会通过联赛得到锻炼。即便是转会,也不会像解散球队那样卖不出身价。

面对资金压力,谢菲联在本赛季表现不像足球队,更像一支豪迈的敢死队。从上到下都深知,只有冲上冲超,一切才能有解决的机会。这一股气支撑了整个赛季,直到3比1击败北京八喜。

与恒大的财大气粗不同,成都谢菲联在过去的7个月经历炼狱一般的生活,其间,成都谢菲联基地甚至还断了炊,连厨师都撂挑子不干了,在此情形下提前冲超实属不易。

上赛季,成都谢菲联不但中超联赛里保级成功,也用最后一个客场1比0击败山东的成绩,跻身中超第7名。想不到高潮来临时,背后的凶险越发变本加厉。董事长许宏涛甚至没有前往山东,最终球队因为假球事件最后被中国足协勒令降级。与成都谢菲联一道降级的还有广州医药队。与广州恒大强势入主不同,降级后的成都谢菲联面临着更加严峻的经济问题,招商情况不理想让球队在引人方面几乎举步维艰,送走了汪嵩和罗格里德斯两员大将,而锋线的人员却迟迟难以确定。上赛季最后一个主场0比3输给深圳的比赛后,雷永驰和惠家康两人也来到了谢菲联。赛季初与重庆热身赛时右脚挫伤,雷永驰这位被所有人寄予厚望的天才前锋整个赛季都受伤病困扰,并未有太多表现,特别是在球队冲超的关键时刻,他却因为伤势加重而不得不远赴北京治疗,月底将进行手术。

今天4月,谢菲联首先经历了农民工砸门事件。当时,英国谢菲联方面已经组成了由马明宇、王茂俊等人为首的总经理办公室来全权处理成都谢菲联的日常事务,结果因为拖欠工程款,百余名民工在十几名包工头的带领下,将位于成都双流的成都谢菲联足球公园团团围住,并与球员发生冲突。最终,这场劳资纠纷在当地劳动监察部门和公安机关的制止下,暂时平息下来。处于“后许宏涛时代”的成都谢菲联的混乱由此可见一斑。因为这次风波,成都谢菲联荒废了整整一下午的训练。而其心理影响,更是无法估计。

经济问题的暴露让球员们束手无策。6月,中甲在世界杯期间休整,谢菲联因为拖欠食品供应商、物业公司债务,又生波澜。

俱乐部董事长许宏涛被拘捕以后,成都谢菲联的赞助商在2010年全面告别赛场,虽然成都谢菲联仍在履行合同上的要求,但赞助商实际上没有任何赞助款项打到成都谢菲联的账上。此外,由于大米、蔬菜、油、鸡蛋、牛奶等日常供应品还拖欠一家供货商二十多万的货款,因此对方从6月初开始便终止向成足供给。

在当时的背景下,姚夏只好带上球员到附近餐馆吃饭,以解燃眉之急;同时俱乐部也安排员工,前往成都西边的一家大超市,购买了肉、蛋、蔬菜等物品,试图通过自力更生来度过艰难时期。不过,当这些东西都办好后,基地的厨师又不干了。据说,这名厨师因为工资被拖欠,挂“勺”而去。偌大一个基地,也没有人会做这些原料,于是只好提前和昆明方面联系好,上山训练。这样至少可以避免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尴尬。

在提到这些细节时,王宝山颇有感触。“以前我带的球队,的确也有些经济困难的。不过从来还没有在吃饭上出过问题的。”

在这样的环境下,虽然抱定了一定要冲超的目标,但不断发生的问题还是给球队带来了一层阴霾。7月20日,俱乐部作出人员调整,英国谢菲联俱乐部董事长凯文在成都谢菲联足球基地宣布,英国谢菲联董事大卫麦卡锡成为球队的CEO。全新的管理团队让队员们看到了希望,也更激发了他们比赛的斗志,之后他们连续战胜广州日之泉,客场打平湖北,并重新回到领跑集团,自此从来没有掉队。

谢菲联的下半赛季,仍然遭遇了开除副总和冯绍顺眼球受伤事件,不过,幸好球队成绩一直保持稳定,最终没有引发连锁反应。

8月25日,成足和广州恒大的尖峰对决时,谢菲联俱乐部在官方网站上放出了一则通告,宣布“开除”俱乐部副总罗晓维。通告中提到,鉴于本俱乐部副总经理罗晓维于2010年8月20日,在没有通知上级领导及教练组的情况下,擅自决定及安排让2010年8月21日的比赛对手浦东中邦足球队到本俱乐部的基地进行训练,且没有对浦东中邦足球队的接待事宜做出妥善的安排和协调,直接导致我方教练组和球员正在球场上进行的针对浦东中邦足球队的技战术演练被迫提前终止,在本俱乐部冲超的最后冲刺阶段,此次事件对本俱乐部、球队、球员和教练组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同时,鉴于罗晓维在以往的工作中屡次发生严重违反本俱乐部员工手册的行为,俱乐部管理层经过慎重考虑,做出了开除罗晓维的处理决定。

其实,当事人在一周前就被以各种理由收缴了库房钥匙。而在一些人看来,此事并未像公告所说的这样简单,但导火索确实是客队训练安排。和中邦比赛之前,体育场大雨不能进行踩场训练,作为俱乐部副总的罗晓维安排中邦队在谢菲联基地训练,“训练是肯定要安排的,不然捅到中国足协那里去,又是大事。”他考虑到当天谢菲联下午3点半训练,就安排了对方6点在基地训练。结果中邦飞机晚点后,决定直接到谢菲联基地训练,抵达时才5时30分左右。不巧的是,王宝山又把训练推迟了一个小时,因此两队不期而遇。而尤其让谢菲联不太满意的是,中邦使用的场地是他们自己都不舍得用的一号场地。

这不是场地第一次困扰谢菲联。谢菲联足球公园的场地,因为缺少资金维护,大部分已不太适合职业球队训练。当时有人建议他们去温江基地。但王宝山的第一反应是,“车从哪里来?费用怎么出?”

更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成都市体育中心今年5月承接了2010年女足亚洲杯赛,此前一直将成都市体育中心作为主场的成都谢菲联不得不四处转战,先后在成都市体育中心、金牛区奥林匹克体育场、都江堰体育中心进行过比赛,到了联赛下半赛季,才将主场最终确定在双流体育中心。而在8月下旬和沈阳东进的比赛后,又发生了冯绍顺眼球被球队砸碎的玻璃刺伤的恶性事件,随后当中国足协的一纸处罚通知传真,成都谢菲联上下都长出了一口气,被罚款7万和取消双流主场的处罚决定在成都谢菲联俱乐部的心理承受范围之内,且不足以影响到冲超大计,因此他们也坦然接受了中国足协的处罚决定,并表示不会进行上诉。作为肇事一方,成都谢菲联俱乐部在冯绍顺被部分球迷砸伤眼睛之后,主动与沈阳东进方面进行了沟通,协商解决医疗费用等相关问题。

可是在遭遇此番变故之后,重新寻找新的主场又一次成为了成都谢菲联上下的首要任务。在第21、22轮联赛中,球队客场作战,为成都谢菲联俱乐部赢得了足够的时间。而在目前成都市所有的体育场中,金牛区奥林匹克体育场、都江堰凤凰体育中心、龙泉阳光体育城都有承接中甲联赛的能力,找到新的主场难度并不大。最终,他们选择了在凤凰体育中心和八喜做赛,这也成为了他们的冲超之地。

成足本赛季的外援是中甲最便宜的,而内援几乎都没有花钱。甚至有消息称,赛季中途加盟的外援堤亚哥是深圳俱乐部免费赠送的。经费拮据也影响到俱乐部工作人员的收入。据悉,俱乐部工作人员月薪最少的只有千元,有些工作人员的工资只够每天上下班的油钱、路费。

在特殊时期,球员的收入锐减。按照俱乐部的规定,主力球员的税后赢球奖金只有一万元多一点,平球奖金也仅仅是赢球奖金的一半。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球员告诉记者,“我们根本没法和广州恒大比,他们的球员只要进入了18人大名单即使没上场,赢球奖金税后也有两万元,主力球员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的主力一个赛季下来,收入是我们的数倍之多。”

成足球员本赛季的工资水平在中甲毫无竞争力,主力球员一万多元,替补不到7000元,一般的球员只有不到3000元的工资。而且,球员的工资俱乐部目前并未全部付清。知情人士为记者算了笔账,“如果不算上还没支付给球员的奖金、工资,俱乐部这个赛季现在只花了1000余万元,用这个数字完成冲超,只落后恒大1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川足元老鼓励谢菲联:争个冠军 改写四川历史2010.09.26

成都谢菲联乃足坛混血儿 中外合资成联赛另类2010.09.25

成足被罚自信无碍冲超 协商解决冯绍顺医疗费2010.09.08

谢菲联连接两大重磅罚单 成足甘愿认罚不上诉2010.09.0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