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凯撒家族基金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分析发现捐助国政府在2018年为艾滋病投入了80亿美元与十年前相当

– 2018年捐助国政府为中低收入国家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共投入了80亿美元,相比于2017年的81亿美元和十年前的数字,几乎没有变化。凯撒家族基金(KFF)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联合发布的最新报告指出了这一现状。

在该研究中分析的14个捐助国政府中,有一半的国家增加了在2018年的经费;五个国家减少经费;还有两个国家的经费保持不变。捐助国政府资金经费用于支持中低收入国家的艾滋病医疗和治疗、预防和其他服务。

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是世界上对艾滋病资金捐助最多的国家,去年投入了58亿美元,而且相对于每个捐助国经济规模而言,美国的支出率也是第一位。下一个最大的捐助国是英国(6.05亿美元)、法国(3.02亿美元)、荷兰(2.32亿美元)和德国(1.62亿美元)。

自2010年以来,美国以外的捐助国政府大幅减少了针对艾滋病的捐助经费。这些资金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下降了超过10亿美元,并与全球难民危机和其他人道主义救援需求相竞争。减少的经费主要是双边支持的资金。

在此期间,尽管捐助者增加了对全球基金的支持,但却不足以抵消双边支持的大幅下降。考虑到全球基金需将资源分配给三种疾病,以及国际药品采购机制资金的减少,自2010年以来,对艾滋病的多边支持实际是下降的。

在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最新的报告《以社区为中心》中,亦体现了捐助国政府的资金及更全面的资助信息,包括地方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私营企业,并将其与需求进行比较。根据该报告估计,2017年至2018年期间支援艾滋病的资金减少了10亿美元,计入通货膨胀因素后,2020年资金与需求之间的差额可达到近70亿美元。

“捐助者的捐款对于艾滋病应对至关重要,特别是在东部和南部非洲的国家。除了南非,大多数国家依靠捐助国提供80%的艾滋病应对措施,”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代理执行主任Gunilla Carlsson说:“令人不安的是,2018年,艾滋病的可用资金总额减少了10亿美元。我呼吁所有国家——包括本国和捐助国紧急增加投资,并为艾滋病防治措施拨款70亿美元。”

“自十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捐助国政府对艾滋病的支持已经趋于平缓,而美国以外的捐助国提供的资金已经稳定下降,”凯撒家族基金高级副总裁Jen Kates表示:“除非这一现状发生变化,否则全球预防和治疗艾滋病的努力将需要依赖其他资金来源。”

这份新报告是凯撒家族基金与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之间长期合作的成果,其展现了各国政府所提供的有关捐助国资金的最新数据。它还包括向中低收入国家提供的双边援助以及对全球基金和国际药品采购机制的捐款。“捐助国政府资助”是指捐助国垫付或支付的款项。

凯撒家族基金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专注于国家健康问题,以及美国在全球卫生政策中的作用。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引领并激励着全世界共同努力,迈向实现“零新发艾滋病病毒感染、零歧视、零艾滋病相关死亡”的共同愿景。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汇集了11个联合国机构的努力,包括联合国难民专员办事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粮食计划署、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人口基金、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联合国妇女署、国际劳工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银行,并与全球范围和国家级别的合作伙伴紧密携手,致力于实现相关可持续发展目标,争取在2030年之前终结艾滋病流行。欢迎访问解更多信息,并通过社交媒体与我们联系。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