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导师谢克曼:我提名朱利叶斯获得诺贝尔奖

戴维·朱利叶斯(David Julius)获得202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除了他本人及家人之外,最开心的可能要属他的博士生导师、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得主、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副主席兰迪·谢克曼(Randy Schekman)了。在接受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WLF)独家专访时,谢克曼透露,自己正是朱利叶斯获得诺奖的提名人(之一)。

戴维·朱利叶斯(左)、阿登·帕塔普提安(右) 图br

回忆起与朱利叶斯的师生关系,谢克曼笑言这是一段有些偶然的缘分。朱利叶斯的第一位博士导师中途离开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于是朱利叶斯同时加入了谢克曼和杰里米·索纳(Jeremy Thorner)的实验室,谢克曼和索纳成为了朱利叶斯的联合导师。

谢克曼坦言,朱利叶斯在索纳的实验室呆的时间更久,因为朱利叶斯最感兴趣的是信号转导,即细胞产生激素的过程。在这期间,朱利叶斯刊发了一系列非常优秀的论文和研究发现。这充分体现了他的洞察力和卓越的技术,谢克曼表示。

不过谢克曼也给了朱利叶斯非常重要的建议。“我记得与戴维做了许多比较克隆基因和通过更传统的生化分析发现新酶两种方法优点的对话。戴维在后来博士后的工作中充分利用了这两种方法。”谢克曼回忆说,“他首先发现了血清素受体的编码基因,然后在独立工作中发现了TRP离子通道受体蛋白的基本功能。戴维是一个真正的创新者——这是他在一开始就具有的技能和特质,我认为这是无法教授的东西。”

尽管之后与朱利叶斯没有更多学术上的合作,但谢克曼仍然时刻关注这位学生的研究进展,并提名他获得许多奖项。2010年,朱利叶斯获得邵逸夫奖,这是他获得的第一个重要奖项,时任邵逸夫奖评委的谢克曼就起到了重要作用。而当谢克曼本人获得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拥有诺奖提名资格之后,他也提名了朱利叶斯。

当被问起朱利叶斯的获奖研究时,谢克曼幽默地说:“你最好去问戴维·朱利叶斯本人。我个人认为,TRP和压电机械传感通道必须在细胞和细胞间水平上进行结合,才能实现温度、压力和疼痛的感觉。”

他同时表示,基于朱利叶斯的研究,未来可以通过在分子水平上了解这些受体,阐明新的镇痛方法和药物靶点,以开发更有效和特异性的药物,治疗急性或慢性疼痛。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