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级轻巡洋舰防空不向航空兵低头二战获最多战斗之星

在现代海战中,航空母舰以及她所携带的舰载机是作为舰队核心打击力量的。夺取制空权对于夺取制海权乃至于执行由海向陆战略来说都是最为重要的一环。在这一点上,美国海军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和先行者。一直以来有这么一种声音,认为在航母和舰载机或者空中打击力量面前,水面舰艇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甚至是任人宰割的鱼肉,这种观点我们称之为航母决定论或者空军决定论。事实上在面对体系状的敌人时,单凭一种或者几种武器就能够打赢战争的这种想法是非常幼稚的。况且水面舰艇也不是真的任人宰割,我们今天所讲的防空特化舰就是这么一个水面舰艇不向飞机低头的故事。

人类历史上的许多重大发明,最终都逃脱不了上战场的命运。在飞机出现之后的一战战场上,就已经出现了战斗机,侦察机以及轰炸机的雏形,这是在陆地上。在海上,随着水上飞机的出现,一种新型舰艇水上飞机母舰开始出现,这可以算作后来所有空母们的源头。不过此时的海战场上,大炮巨舰厚甲依旧是主流,战列舰,战列巡洋舰,袖珍战列舰……此时的空母们更多的被指挥官们当做舰队的辅助船用(受制于飞机性能),侦查、联络就是这些海上机场的日常。谁都没有想到在20到30年后这些当时他们看不起的辅助船会把他们心中的一方神圣给拉下圣坛。虽然中间有一个美国海军的第九次舰队演习事件给人们上了一课,但这种思潮一直到珍珠港事件和Z舰队覆灭之后才让人们回过神来,并得以证明一件事情——大炮巨舰的时代已经落幕,航母以及他们看不起的小小舰载机已经崛起,撼动了战列舰和巡洋舰的宝座,不是威胁的威胁才是最大的威胁!

航母以及舰载机的崛起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以往的战舰所可以依靠的垂直装甲变得一无是处,舰载机可以很轻松的用炸弹将战舰的水平甲板撕开个口子。如果想要在航空时代生存,水面舰艇要么拥有可以抵御舰载机炸弹的装甲甲板,要么就必须能够组织起有效的对空防御,这两条路子人们都走了。事实证明再厚的装甲甲板,舰载机都有办法用炸弹击穿它,例如大和的沉没以及提尔比茨被英军扔了高脚柜。那么就剩下强化防空这一条路可走了。为了应对日益强大的空中威胁,英国人率先发展了特化型巡洋舰——黛朵级防空特化轻巡洋舰用于专门执行舰队防空任务。但二战期间最著名的防空巡洋舰不是英国舰,而是我们熟知的亚特兰大级轻巡,也是今天的主角。

亚特兰大级轻巡洋舰(CLAA),标准排水量6000吨,舰艇全长165米,设计最高航速36节,实际32节。采用平甲板型,两座四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主炮采用与驱逐舰相同的MK12型5寸38倍高平两用炮,双联装。战争初期安装了大量的四联装芝加哥钢琴机炮用于强化防空,战争中后期改为厄利空20机炮—博福斯40机炮—127高平两用炮的近中远三层防空火力圈。电子设备方面安装有SG雷达用于探测。从配置上看,亚特兰大级就是一艘纯防空舰和雷达哨舰,它的对舰火力以及装甲防护只能对抗驱逐舰,这也是为什么本级舰最终会在所罗门海战中损失两艘的原因。

在经历过第九次舰队演习事件之后,美国海军意识到航空母舰将是未来海战的发展方向,所以加大了航母的训练强度。另一方面在巡洋舰领域,美国海军是处于劣势的一方,特别是在轻巡洋舰上面,老式的侦查巡洋舰奥马哈级依旧在服役。所以在文森法案中特别提出要有后继舰来替代奥马哈级的位置。此时的美军有布鲁克林级和克利夫兰级两种现代化的轻巡方案可用,但是用布鲁克林和克利夫兰级去担当奥马哈级的侦查角色和驱逐舰队领舰的职能未免太小题大做,换句话说就是成本太高。而后来的华盛顿海军条约对轻巡吨位进行了限制,CL单舰吨位不能超过8000吨——主要是本子搞了个最上级违约舰钻了漏洞。那么美军对新轻巡要求是什么呢?首先是必须能够继承奥马哈级的职能,侦查和领舰,第二要求是受到英军的防空特化巡洋思路影响,要求可以承担一定的舰队防空任务。侦查、领舰、防空,这三点特别是防空就是美军对新轻巡的最低要求,同时吨位还不能超限。从后面的结果来看,这三点中只有防空确实做到了——8座5寸高平两用炮撑起的对空火力网。

基于对未来战场的准确预测而诞生的亚特兰大级,其实实现起来也很艰难,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吨位和火力的矛盾上面。按照美海军的想法,亚特兰大级应该是安装有三联装高平两用的6寸炮的轻巡(类似于后来的伍斯特级,两者有直接的继承关系),但是三联装6寸两用炮的技术十分不成熟,哪怕是到了美军CL的巅峰伍斯特级,也是采用了双联6寸两用炮的形式。问题出在哪?火炮的俯仰和装弹机构过于复杂,伍斯特双联的炮塔就有200多吨重,而克利夫兰级三联不带对空射击炮塔的也才170多吨重,这多出来的重量全部都是在俯仰机构和装填机构上面,因为每门炮都是独立的,而伍斯特的吨位又没办法跟六七千吨的亚特兰大就相比,所以就当时的情况而言,上马6寸口径级别的两用炮不是不行,但是得不偿失。事实证明亚特兰大的5寸高平两用炮就足以应付当时的空中威胁了(大口径主炮对空射击未必好,大和的460主炮可以进行对空射击,但是没个卵用)。

除了让世人得以记住的强大对空火力,还有两件事情也是让亚特兰大级得以在历史上留下自己足迹的重要原因。第一个事情比较悲伤,但是却是必须要提到的就是本级二号舰朱诺号上的沙利文五兄弟事件。在1942年11月12日夜间发生的第二次所罗门海战中,朱诺号作为TG62.4的成员也参与了战斗。在亚特兰大号被重创的同时,朱诺号的左舷挨了一枚鱼雷,丧失了一半动力。第二天中午被海伦娜拖带返航途中,这艘不幸的战舰又中了日本潜艇伊-26号的鱼雷,在20秒钟内即沉入大海,其余美舰因为害怕被攻击而未施救援,朱诺号上仅10人幸存。阵亡者中包括著名的沙利文五兄弟,从此美军不再把一家人分配在同一艘战舰上。后期服役的朱诺II级(CL119、120、121),就是为了纪念该舰。

有悲伤的事情也有令人快乐的事情。本级舰中的圣地亚哥号就是一艘功勋舰活到了二战结束。作为战争期间获得战斗之星最多的美军舰艇,圣地亚哥参加了瓜岛战役,负责护送运输船队。参加了对肖特兰岛的空袭,几周后又参加了圣塔克鲁斯海战。后来的数月中,它一直在南太平洋海域奋战。参加了对蒙达和布干维尔的登陆,1943年夏天编入美英联合舰队TF36.3(包括美国航母萨拉托加号和英国航母胜利号),支援对新乔治亚岛的登陆。11月,编入TF38参加对拉包尔基地和塔拉瓦岛的空袭。12月,支援对吉尔伯特群岛的登陆后,又支援了对夸贾林岛日本基地的袭击,击伤了日巡洋舰五十铃号和长良号,后返回旧金山整修。1944年1月回到珍珠港,加入TF58,参与了对马绍尔群岛日本基地的袭击、对恩尼威托克岛的登陆、和对特鲁克岛的袭击。此后再次返回旧金山整修。1944年5月参加了对马儿库斯岛和威克岛的空袭,6月支援在关岛和提尼安岛的登陆,并攻击了帛硫群岛。年底,又参加了对冲绳岛的袭击。10月,加入TG38参加了莱特湾海战,后加入快速航母编队进攻菲律宾、印度支那、冲绳岛和日本本土,直到战争结束。日本投降后,本舰是第一艘进入东京湾的美国战舰。战后被用来运送回国的军队,1946年11月4日除役封存,1960年在西雅图解体。

自从航母以及航空兵时代降临,水面舰艇与航空兵的较量就一直在延续。除了我们今天所讲的特化防空巡洋,当时还有本子的特化防空驱逐舰秋月等舰艇一直与航空兵在较量并作为一个时代的产物而存在。虽然我们现在不再需要将水面舰艇的对空特化到如此极端的程度,但是这些特化舰艇还是能够给我们一些思考和教训的。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